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

 

父親的菜園

  發布時間:2020-06-24 09:30:38


    金秋時節,回家團聚。見我們回來,正在里屋忙碌的父親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計,欣喜的奔向院門外的小菜園,一邊走還一邊念叨:“我去割把韭菜,中午包餃子吃!”母親見狀,笑著對我們說:“這老頭子,越來越不聽使喚了。一門心思就花在那一分菜地上了!”母親說著笑著直搖頭嘆息。

    父親喜歡侍弄菜地,還是從前幾年開始的事兒。那時,我們姐弟三人都已成家,在外獨立門戶生活,母親隨我們看護孫子外孫,家里就只剩下父親一人獨守老院過活。也曾幾次三番的勸說父親與我們同住,但父親總以放心不下家里的田地為由,不肯來住。于是,我們姐弟便商量著把家里的責任田轉于別人耕種,心想這下老人可沒掛心事兒,總該來了吧?豈不知,無事可做的父親竟然把門前的一份空地收拾出來,種上了蔬菜,整日以拾掇菜地為樂。

    看父親真的離不開土地,我們姐弟也就隨他了。

    父親對這一份菜地是花了很多的心思的。每次回家來,總見他一個人蹲在菜園里忙活。不是給這隴韭菜松松土,就是那畦白菜捉捉蟲,間或還會自言自語幾句,就像在叮囑一些頑皮的孩童,那神情很像一位慈父在敦敦教誨自己的兒女。

    才開始的時候,父親的菜園并不怎么景氣,種下的菜苗多半會九死一生,就是有幾株命大的殘兵剩將僥幸存活下來,接的果實也是稀稀落落的,總是付不入出。于是,我們又聯合了母親勸說父親放棄菜園來鎮上一起住。但倔強的父親大手一揮,“咋了?種了一輩子地,還能在這分把地上栽跟頭?我還就不信這邪了!”

    后來,再回家,便看到父親的枕頭邊上多了果蔬栽培技術的書籍,于是便笑父親的執著。笑歸笑,但每次回家還是花上一些時間與老人談談他的菜地,說別的他似乎談性不高,只有說起那些辣椒茄子們,他才會如數家珍般的炫耀上一番。

    自去年開始,父親的刻苦鉆研終于有了功效,小小的菜地里開始枝繁葉茂起來,而且一年帶頭沒有停歇。春天里是碧綠的菠菜、香菜,夏天里是黃瓜、豆角,一入秋,扁豆南瓜就跟上了趟兒,收拾完了瓜秧,便有種上了大白菜與菠菜……虧父親花了那么多的心思,四季里應季的蔬菜竟然樣樣不落。隨著父親種菜成績的一路飆升,我們姐弟的餐桌上也日漸豐盛。父親布滿滄桑的臉龐也日漸舒展。每次,送菜上門,父親總驕傲的說上一句:純綠色食品,你們市場上買不到的新鮮!那份榮光不勝言表。

    有了種菜心得的父親也沒想自己獨享這份樂趣,他開始鼓動鄰家的嫂子大嬸們,開始在墻角、院外的空地上種植蔬菜,還不時的上門指導,所以,我們家那條小巷每次回來總是濃蔭蔽日,芳香四溢。

    父親勞作了一輩子,忙碌了一輩子,至此也始終離不開自己腳下的這片土地。近年來,隨著經濟的搞活,村里越來越多的后生們走出農門走入城市討生活,看著田地里越來越少的耕種者,父親總是心生嘆息:以后的娃娃都不會種莊稼了,那咱們的地咋辦?那么大的國家吃什么?就是向人家外國人買著吃,不也花錢不是?誰知道外國的菜用不用化肥、農藥?

    每次聽父親這么說,我們便都面面相覷。對于土地,父親比我們更有感情!

    此后,我每次回來,都發覺父親在菜園里待的時間越來越長。每次看到父親在菜園里佇立的背影,我的眼眸總會忍不住的模糊,不是因為他的衰老,而是他眉間日漸濃郁的焦慮。有時候,真的覺得,父親就像是無數個曾忙碌奮戰于土地上的勞動人民的一個縮影,眼前的這一分菜地,就是他最后執著守望的精神家園。也許,他相信,也許,他會看到,在他熱愛的這片土地上,終會耕種出一個更加絢麗的美好未來!

 
 

 

關閉窗口

午夜福利免费10oo92集